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车宏卿 > 胡景山从北京到西双版纳(1)

胡景山从北京到西双版纳(1)

从北京到西双版纳(1

胡景山先生西南游散记

车宏卿  转发

 

 

标签:孔祥熙 三门峡 阆中 重庆 芒果

2021624日,我开始收到好友如下消息:

“车老弟,我日前与内弟驱车去西双版纳,经停八个省市,路上见闻,与你分享。”

说实话,老兄行为,让我非常感动。同时,我又为老兄的富贵财富不得与大家分享而觉惋惜。所以,征得老兄同意,决定以此方式跟各位网友分享。希望大家喜欢。

 

我们的北京到西双版纳之旅,第一站是山西省太谷县城。太谷是晋商发祥地之一,有近代中国金融中心和中国华尔街之称。这里诞生了对中国历史有过影响的人物孔祥熙,他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,是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之一。孔祥熙和蒋介石连襟,担任国民政府财政部长多年。宋氐三姐妹大姐宋蔼龄嫁给孔祥熙后,把随丈夫回太谷省亲视为畏途,这位在美国长大的洋小姐以为中国乡村生活难以忍受。孰料孔家巨宅和70多个仆人侍候左右,让她十分享受。孔祥熙老宅为青砖灰瓦二层楼结构,花园里有戏台、凉亭、小桥、鱼池和奇花异草。一株本是灌木的百年枸杞竞长成手臂粗的树木。岁月风尘使三晋第一宅显得破败萧条,联想到海外孔氏后人皆已凋零,世事无常令人唏嘘。离开太谷来到第山西运城,在号称“中国死海”的运城盐池逗留片刻前往河南三门峡市。国人习惯了将自己的优势同西方比,如苏州被称为“东方威尼斯”。而人家却没有“美国的太谷”、“约旦的运城”、“意大利的苏州”之说,足见国人崇洋媚外在骨子里。

记于2021618

今天来到想往多年的“万里黄河第一坝”三门峡大坝。三门峡工程是苏联援助中国的156个项目之一,在当年家喻户晓。特别是诗人贺敬之的《三门峡梳妆台》更使它名扬天下。三门峡工程建成后泥沙淤积导致黄河水位抬升,严重影响了上游陕西省生态环境和农业发展,不得不对大坝进行了改造。我在三门峡大坝下面清澈的黄河水中看到了珍贵的黄河鲤鱼,看到了成语“中流砥柱”的原型一一挺立在激流中的巨石,看到了王母娘娘的“梳妆台”,感觉不虚此行。离开三门峡来到渑池县仰韶村,仰韶文化博物馆门前四座发现者的铜像有两人与首钢有关。一位是探明宣化龙烟铁矿导致首钢诞生的瑞典地质学家、“仰韶文化之父”安特生博士,一位是最早勘查河北迁安铁矿的袁复礼教授。仰韶文化遗址沟壑纵横,植被茂盛,是远古先民渔猎的好地方。下午五点驱车赶到山西省芮城县城附近的永乐宫,观看久负盛名的元代壁画。永乐宫原址位于三门峡水库淹没区,国家为了抢救珍贵壁画将永乐宫拆迁到现址。只见历经八百多年的各路神仙器宇轩昂,衣带飘逸,呼之欲出。当晚下榻潼关县城,一日之间两渡黄河,穿越豫晋陕三省,也算创了一次个人纪录。

记于2021619

阆中古城位于四川南充市,说是古城,却没有城墙,只是一片黑灰色瓦顶的老房子。嘉陵江沿着古城缓缓流过,江岸一侧是起伏的青山。水绕山环,为古城增添了灵气。同全国各地千篇一律商业化的古城一样,阆中古城店铺林立,主打商品是阆中特产保宁醋和张飞牛肉。每家店铺摆满了大大小小装醋的容器,牛肉除了真空包装的,还有风干和刚出锅的。看来酿醋不只是山西清徐和江苏镇江的专利。阆中古城人气不旺,店铺几乎无客光顾。重庆也是如此,网红打卡地洪崖洞生意冷清,上下十八层挂满红灯笼的店铺一多半没有灯火。重庆北面的合川区,有一座三面环江的钓鱼城,南宋时期创造了以弱胜强抵卸蒙古大军36年的奇迹,蒙古统帅蒙哥汗在此受挫而死。钓鱼城被西方人称为“上帝折鞭处”。重庆有不少别称:山城、江城、雾都、陪都。今天在城区已经看不到山,在垂直的绝壁上看到高楼才感觉此处原来是山。坐轨道交通去朝天门码头,列车从地下忽然钻出来驶过嘉陵江大桥,于是才明白这里修不了地铁。重庆我一直心向往之,今天在黄金水道上已经看不到多如过江之鲫的货船,听不到纤夫的川江号子,朝天门码头也看不到肩挑重担的挑夫,满目都是高楼大厦。游重庆正值傍晚,车上路上全是为生活打拼的年轻人。作为中国四大火炉之一的重庆,气温40多度昰常事。活在酷热中的重庆人性格像麻辣火锅一样热烈,围坐在沸腾着牛油、红辣椒和绿麻椒的火锅旁饮酒吃肉,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刻。近代以来重庆是一座政治大舞台,许多决定国家命运的人物在这里粉墨登场。有人风光无限,有人黯然下场。这一切皆如山城大雾,已成过眼云烟。

记于20216月日

 

胡先生626日消息:

我国古代先民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,依山势创造了梯田,现在成了一道风景。元阳哈尼人开垦的梯田已经成为世界文化遗产。元阳梯田位于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,观赏元阳梯田最好的季节是每年11月至来年4月,收割后的稻田蓄满了山泉水,一层层反射着阳光,远远望去蔚为壮观。我们来的不是时候,梯田秧苗与青山融为一体,感受不到那种震撼。元阳县城坐落在山谷里,北方露地过不了冬的植物,在这儿恣意生长。北京花盆里栽的橡皮树,在街道两边长成遮凉大树,开着沁人心脾小黄花的米兰,被当做绿篱。一丛丛三角梅和夹竹桃争奇斗艳。清晨到农贸市场走走,各种农副产品琳瑯满目,许多当地蔬菜叫不上名字。价格也便宜,中段猪肉10元一斤,猪头8元一斤,荔枝10元三斤,芒果2元一斤。可见这个边陲小城生活很安适。离开县城,沿途山坡上长满了香蕉林,芒果树果实累累。这种热带水果今天在全国各地都能买到,然而在50多年前,却蒙上了神圣色彩。非洲朋友送给毛主席一筐芒果,毛转送给正在支左的8341部队和工人宣传队。我同学父亲所在工厂荣幸地得到一枚。工厂将芒果浸泡在防腐剂里供职工参观,又按照芒果原样复制成几千枚腊果发给每名职工。我在同学家里见到过安放在玻璃罩里的黄色芒果,心想它一定是其实妙不可言的美味。其实这种水果在我国海南岛早有载培,但在当时別说吃过见过,听都没有听说过。直到改革开放之后,芒果才出现在北京市场。说来惭愧,我第一次品尝芒果是在1993年的美国洛杉矶。如今,这种曾经被人们顶膜礼拜的圣果,早已进入寻常百姓家。

(2021-6-28)

 

车宏卿双博联动详情告知:

新浪网:井中人观天下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chehongqing

 

财新网:井中人观天下

http://chehongqing.blog.caixin.com/

 

 

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