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车宏卿 > 安全,首先自己得重视

安全,首先自己得重视

2018年11月广州行杂感杂记

--我们应向广州人学点什么? 

车宏卿

 

信息时代,全球一村是必然;

网络世界多维坐标定乾坤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车宏卿2018年博文开篇语

 

标签:广州 交通 45度 安全带 比较

 

学英语时,有一句话,叫“Travel will open your mind.”我把它理解为“旅行让人开眼界”;但导游经常戏言游人“上车睡觉、下车尿尿、回到家都不知道,所以,2018年11月8日-18日,我来了一次自由游:自己组团、自己买票、自己坐车、自己找地方住、自己决定吃什么、自己设计行走线路这样做,彻底远离了导游那“上车睡觉、下车尿尿、回到家都不知道的烦人戏言。当然,我也没忘记,自己随时记录下每天的感受。“好记性不如赖笔头儿”嘛。再说了,常年干研究的人,就是个天生爱思考的命。

广州交通,处处体现人本理念

广州给我的第一印象,就是地铁发达,好像日本的东京,走不了多久,就是地铁口。在广州换乘地铁,也好像跟日本东京一样,用不了走多远,而北京需要绕大圈子换乘。广州地铁,甚至修到周边的佛山。给我的感觉,广州地铁修得经济、实用、比较注意为人着想。

广州市489路公交车我发现,除了线路图,除普通话、广州话、英文三种语音报站,提前滚动显示前两站的字幕始终浮现,让乘客非常容易了解前方到站情况,不太容易出现武汉那里乘客不能及时下车并因此重击司机的情况。一句话:广州交流,太为顾客着想了。

广州交通为人着想还表现在:行人过人行道时,机动车主动让人;大路口,全方位为那些按信号灯标示行走的行人让路,不像北京,行人正常行走在人行道上,还要防止同方向行驶并转以及反方行驶并,或者同方向行驶并左转以及反方向行驶并右转的机动车辆

系安全带,成为广州人的习惯

最近两年,仅在我记忆中,因不系安全带而发生的血案已有几起,最有名的就是一位原大使在武汉遭遇车祸事件。还有,就是从首钢任北汽高管的一位兄长。这些人走了难道,这种血的教训,一些人非要亲自尝尝?

把系安全带作为一种文化企业,在我印象中,有宝钢,有中海油。宝钢史志办张文良先生,去年给我补了一课。今年,中海油的朋友说,他们的安全文化理念就是人本、执行、干预为他们点赞,同时,为了生命安全,我们每个人也应给予高度关注。

此次广州之行,我注意到,上车系安全带,已成为广东省的规定。在珠海万达通港珠澳大桥珠海口岸客运有限公司的口岸巴士上,大客车里循环播放因未系安全带而发生的若干惨案,司乘人员挨个检查乘客使用安全带的情况。

巴士要求乘客系安全带

广东省的规定,让我兴奋。我发微信朋友圈儿,宣传广东省等对安全带的重视,建议北京学习借鉴。广州市一位朋友看后说:北京人开车不系安全带让我吃惊”;北京市一位赵姓朋友看后说:“超级怒赞!不蛮车兄说,现在我上车系安全带就跟吃饭拿筷子一样自然!这还真得感谢我老婆生把我嘟嘟出来的。我老婆那个嘟嘟比车上那安全带提示音响扎耳多了,急了还在后座踹呐但是真有效啊!为咱好就得听哈什么都是个习惯,现在系惯了丝毫也不觉得别扭了!希望朋友们都来响应车大哥的好号召啊

北京市的另一位朋友则点评说:“井然”才能“有序”

广州朋友的质疑和北京朋友的支持,帮我痛下决心。11月20日,我在朋友圈公开宣布从广州回来后,有一件事儿,我必须要终生坚持,那就是开车、上车,必须系上安全带。因为安全带的发明,是用血的教训换来的;因为不系安全带,一些熟人、名人,命丧车辆失控之中。

此番声明,引来全国各地朋友的赞同声。首钢股份公司副总工程师马家骥先生回复我曾经遭遇过,幸亏系了安全带,才无大痒!

两个字形容广州:柔;润

广州给我的感觉就是,处处和风细雨等地铁的人们,主动以45度方式,站立在门两侧的候车线,很少有人与门口成直角;即使高峰期,人们之间,也不是人挨人肉挨肉,都努力保持哪怕一公分的距离

与车之间相互礼让广州一些狭窄的路,很少看到车与车挤在一起、谁也动不了的情况。会车时,往往双方都提前礼让。大家都明白:给别人出路,就是给自己出路。

我老家同学女士说感觉广州人挺和气的,北方一些城市的还不如咱这乡下人。

十天广州之行给我留下的美好印象,久久不能忘怀。用一个字来形容,就是。大家说话声音柔和;机动车主动礼让行人;挤地铁时,行人之间也最大程度地礼让,都按要求站在外侧线端,而不是堵住出来人的路;等等。各方面,都感觉到柔。当然还有舒适的天气,也感觉到非常滋润人心11月19日,在朋友圈说道一个字,体现出广州人的高素质。一个‘润’字,体现出广州环境的舒适感。”湖南志鉴工作者贺国成先生看后即兴赋诗如下:

南国之行喜心头,

一字形容就是柔。

羊城处处皆风景,

神清气爽哪有愁!(1119)

贺国成先生即兴赋诗

同宗同族,为何形成天壤之别?

研究者时时处处在研究。十天的广州之行给我留下太多信息,也引起我的一些思考。生长在广州的大多数人,都称自己是北方先人的后代,都讲他们的祖籍来自河南等北方地带,陈村粉、沙河粉,也都是北方祖先到南方之后的一种无奈创新,但几百年之后,北方先人在广州的后代们,他们的生活方式、为人处事方式、他们的言行举止,已经与同为北方先人后代的北方人,形成截然相反的两种风格。比如说,广州人肯定是车让人,而北方一些城市一些开车人很有可能会怒吼:你丫眼瞎啦

为什么几百年后,同为北方子孙的广州人和北人,言行举止竟是天壤之别?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

微信朋友圈儿发出随感后,清华大学驻深圳分院的戴教授回复我:“因夫人住院,我回京陪护了十几天。这次没有机会了,你再来南方,请顺便到深圳看看。”我想,我会的。同时,也祝福戴夫人早日康复!

广州朋友也说:这么好的印象啊?欢迎再来哦”是的,过些时间,我还真得多多到南方走走。

(2018-11-25)

 

车宏卿四博联动详情告知:

新浪网:井中人观天下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chehongqing

 

新华网:人为言卿的博客

http://chehongqing.home.news.cn/blog/

 

财新网:井中人观天下

http://chehongqing.blog.caixin.com/

 

财经网名家博客:井中人观天下

http://blog.caijing.com.cn/chehongqing

(大概自2018年6月始,财经网名家博客整体性取消。特告。

 

推荐 2